Skip to content

[原创]All blue 的盛宴 (zxs)

September 7, 2011

All blue 的盛宴

All blue是住在大森林深处的精灵,传说见过它的人就会得到all blue的礼物 – 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

山治在小三的暑假里,第一次来到远在乡下的外婆家。群山环抱的村落,绿水潺潺,炊烟袅袅,让从未来过乡下的山治充满了好奇和新鲜。山坡上的羊群,村头的大黄牛,自家牲口棚里的老母猪都成了山治的游戏对象。扛着锄头经过的农夫,坐在酒店门口磕着烟斗的老头,小溪边洗衣裳的女人们,都是山治喜欢攀谈的人。而第一次从城里来的人是总会受到欢迎的。大家并没有厌烦这个总是跟在大人身后的跟屁虫,反而喜欢的紧。

山里的孩子充满了对大山外世界的幻想,所以,每当山治谈论起外面的世界的时候,一双双眼睛总会迸发出羡慕,惊奇的目光。而没过几天时间山治便名正言顺的成为了村中的孩子王。

农村的生活是美好的,至少在山治的眼里,只除了一个人。讨厌的绿藻头,那是第一次见面便取的,山治自觉的挺贴切,绿油油的短发,生机盎然,就像池塘里的浮游生物,除了晒太阳外,什么都不做,生活单调又乏味。每次在他带着其他的孩子从村头跑到村尾,斗蛐蛐,抓青蛙,钓鱼,捏泥巴,可恶的绿藻头总会在路过的时候露出不屑的表情,嗤笑一声“白痴”。这些都是山治可以忍受的,唯一不能忍的却是那家伙对女孩子的态度。从小受到良好教养的山治怎能容忍漂亮的女孩子被人欺负呢?!尤其是被某颗浮游生物。所以,每当索隆提着木刀跑去村中的道场挑战的时候,山治都会偷偷趴在窗下张望,在索隆被道场中的高个女孩揍的鼻青脸肿的时候大声偷笑。谁让你对lady不敬的!笨蛋绿藻头,自讨苦吃!

。。。。。。。。。。。。。。。。。。。。。。。。。。。。。。。。。。。。。。。。。。这一天,山治一如既往的跟在战败的索隆的身后,一边挥着手中的狗尾草,一边哼着无名的小曲,一边嘲笑一瘸一拐走在前面的索隆,莫名的好心情。

“喂!圈圈眉,你要跟到什么时候!” 索隆火大的回头。

“哈?谁跟着你了,别往脸上贴金了!顺路顺路!你那圈圈眉圈圈眉的是怎么回事?!找揍啊!绿球藻!”被破坏了好心情的山治决定毫不留情的反击。

“想打架吗?!来啊!谁怕你啊!该死的圈眉毛!”战级上升。

山治挑着眉,瞥了眼对方,破烂的衣衫,淤青了的一条腿,脸上肿了一圈的大包。“哈哈哈哈!!!就凭你现在这个样子?!笑死人了”一边弯腰捂着笑痛的肚子。

“你说什么!!!今天不教训你,我就不姓罗罗诺亚!”

“哈哈!老子才不跟绿藻球一般见识!我可对惨败的落水狗没兴趣!”

“哈?!你怕了?!”索隆用挑衅的口吻成功的激起了山治的战意。

“老子会怕你才怪!老子是怕到时候赢了你,还要被人说是欺负弱小!胜之不武”

“teme,你说谁是弱小?!”

“你觉得我在说谁,那谁就是?!”摆摆手,眼角瞟着对方的一身的衣衫褴褛,意味明显。

士可杀,不可辱。

索隆管不上自己一身的青紫,朝山治扑了过去。当然,山治也不是吃素的。不过,小孩子的打架实在没什么技术含量,不是你扯我头发,就是我踩你脑袋。直到两个人都累的倒在田埂上,一头灰头土脸,呼呼的喘着粗气。

“想不到你还不赖”索隆一边看着头顶上蔚蓝的天空,一边发表着感想。

“你也不赖”山治的呼吸还没缓过来。没想到这绿藻这么耐打,不由的心生些欣赏。
“喂!圈圈眉!等我好了,我们再打下一回合!”索隆下了战书。

“好啊!等你好透了!就让你尝尝本大爷华丽的踢技!到时候可别哭着求饶!”应声接下。

“另外,那个女人!我迟早会打赢她的!绝对!”索隆赌咒发誓着。

“哈?!你要打赢库伊娜桑?!不可能啦!不可能啦!我劝你最好死了这条心!还有你那那个女人的称呼算什么!不准你这么形容库伊娜桑!”顿时怒起。

“那女人就是那女人!她哪点看起来象女人了!花痴卷眉!总之,我一定要打败她!”

“她哪点看起来不象女人了!”一脚踹过却被一手挡下。“你要是能打赢她,我就摘下脑袋,让你当球踢!”

“圈圈眉!这可是你说的!可别食言!”

“我要是食言,我tx的就是小狗!”

山治挂着一身彩回到家让等在门口的外婆担心的直摇头。

“白痴绿藻!你就等着被库伊娜桑修理到死吧!”睡觉前的山治依旧在恨的牙痒痒。

。。。。。。。。。。。。。。。。。。。。。。。。。。。。。。。。。。。。。。。。。。。

接下来的日子,过的平淡,就像天空中飘来又飘走的朵朵白云。山治依旧会带着一群孩子爬树,掏鸟蛋,下池塘,打水仗,抓鱼。

只是每次经过小树林的时候总会看到带着一身瘀青的索隆挥舞着木棍奋力击打着木桩。即使在月上树梢的时候,山治依旧能隐约听见那阵阵的打击声,连绵不绝而且不曾消失。还真不死心啊!绿藻头!

夏季的夜晚,是嘈杂的,蝉鸣喝着蛙叫。躺在榻上的山治睁着眼睛,看着窗前被风吹的左右摇摆发出叮当响声的风铃睡不着觉。远处飘来断断续续的声音,缥缈的让人分不清是幻觉还是现实。

他烦心的坐起身,随手捡了件衣服披上便偷偷出了门,而邻屋的灯早已灭尽。

木质的拖鞋,啼啼踏踏的踩在黄泥路上,头顶只有满天的星光在闪烁。微微的光亮照射着前路。

“哟~绿藻头,还在努力把你的脑袋也变成肌肉啊”斜依着大榕树,有些睨视着前方的人放下手中的竹刀,拉起领口抹去脸上的层层汗渍。木桩在他背影的遮挡下看不真切。只能借着微弱的月光,看清那长棍上的坑坑洼洼,斑斑驳驳,以及一旁草丛里散落的早已断裂看不出形状的碎木片在反射着月晰带来的微光。这家伙究竟有多努力啊?!就那么想要打败库伊娜桑吗?!

“喂!圈眉,这么晚了,还没睡觉啊!果然是夜生动物吗?!不过,就算你到处溜达,你那白痴病还是不会好的!白痴!”

“是啊!只有一个又酸又臭的浮游生物!”

“teme!不想看,就回去睡你的大头觉去!”

“哈?!还不是你个绿藻头大晚上的锻炼不睡觉!吵死了!”

“哈?!我锻炼关你屁事!要你管那么多!”

“是不关我的事!不过,为了帮助库伊娜桑,就绝对要管那么多!”

“哈?!是那女人叫你管的吗?!”

“什么那女人那女人的!只会光合作用的绿藻!”

“teme!你敢再说一遍!又皮痒了是不是!找打啊!”

“来啊!老子不发威,你当我病猫啊!”

瞬间刀来脚去,一时斗的难分难解。

半晌之后,索隆才从地上爬起来,沉默的举着木刀,重新挥舞起来。山治躺在青草地上,看着这样的索隆不说话。空气中只有阵阵的木头击打出的“啪啪”声。

“喂~绿藻头,问你个问题。你就这么想打败库伊娜桑吗?”单手撑起脑袋,侧躺着。

击打声只是停顿了一下,又响了起来。

“啊”声音轻的让人听不见,不过却还是让山治捕捉到了。

“为什么?”

略长一些的停顿,“啪啪”声又响了起来。

“她很寂寞。”

“哈?!你说什么?听不清。”山治感觉自己听见了,又好像没听见。

“听不清就算了。”也不回头。

沉默的盯着黑暗中一下一下挥舞着木棍的背影,山治觉得自己的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慢慢的浮了上来,又缓缓的沉了下去。

“喂~绿藻头,你听说过all blue吗?”

“啊?”

“我听酒店里的大人说的。好像是能实现愿望的精灵。据说就住在西边的大森林里。”

“然后呢?”

“我在想,我是说,我的意思是,要不要去找它?”吞吐了半天,才说完了整一句的话。

“再接着呢?”

“哈?!什么接着!当然是让它实现你的愿望啊!”好心当成驴肝肺!

“为什么我要找那东西实现愿望啊!”

“啊!那就当我什么也没说过!”愤愤的转身。

哈?!这家伙究竟是来干吗的?!一头雾水的索隆看着越走越远的身影,只有踏过的草地上留下的一串串不深不浅的脚印在昭示着什么。

第二天,一夜未眠的山治顶着斗大的黑眼圈,出现在了小伙伴们的面前。一时间,大家面面相觑。而山治则是抱着因为缺觉而昏昏欲睡的脑袋没说话。

依旧是有些无聊的小鬼生活,只是,山治会在路过小树林的时候,停下脚步,静默的看着掩映在绿草丛中的绿色身影片刻。低咒声“笨蛋”后离去,什么都没留下。

当所有原本有趣的事情都重复了的时候,生活就会变得枯燥无味。山治在掏了第三次鸟蛋的时候,就如此的下了结论。趴在树梢,远处是连绵的山脉以及其下郁郁葱葱的大森林。望着那片深绿,山治沉默不语,只有一个念头在心里渐渐成形。

重新跳落了地面的时候,山治指着远处黑黝黝的森林,大声的宣布着要去那片望不见边的地方冒险,本以为会得到积极的回应,可抬眼却是一群人惊惧的神色。

“山治君,你真的确定要去吗?”

“山治君,那里不好玩啦。不要去啦。”

“山治君,听说那里面住着吃小孩的老妖怪。别去啦。”

看着眼前这一帮的小鬼,山治急了。

“你们都不去,我也要去。”

“啊?!”接着的是一片鬼哭狼嚎。“不要啊啊啊啊啊啊”

瞥一眼远处大青石后冒出的几个脑袋。山治口卒了一声,朝着大森林里走去。

小心的用随伸带着的小石子在树上做上标记,没有回头的继续朝着森林深处迈进。“绿藻头,这可不是为了你来的!老子是为了天下的女士们来的!啊~~~亲爱的all blue,请赐给我世上最美的女生做女朋友吧~”

太阳渐渐落山,黑幕降临,夜晚的森林散发出不同于白日中的诡谲气息,伴着树梢上猫头鹰的阵阵啼叫,月光照亮的树木伸展着枝叶,在夜风中沙沙做响,妖娆媚惑,就象漫画书中的老妖吐着鲜红的长舌和她尖锐锋利又瘦骨嶙峋的手指触角。

寂静的森林,让一切微弱的声响都变的鲜明生动。天黑了,外婆会担心的。本还在努力的为自己加油打气的山治,噎着唾沫,寻找着回去的方向。只是当脚下传来喀啦一声的时候,故作镇静的山治还是被吓出了三魂六魄。一声惊叫划破夜空,惊得一片夜鸦飞起。

在农村,一家的孩子走丢了,可是件震动全村的大事。村长连忙组织起了村里的所有壮丁,进山寻找。连绵不绝的火把排成一条长龙蔚为壮观,索隆挤在人群里,暗想着那个讨厌鬼圈圈眉会去哪。

当天边现出丝丝光芒的时候,村中的人才在森林的一处老榕树的树洞里发现了蜷缩着的山治。虽已沉睡,脸颊上却残留下了清清浅浅的痕迹,明显哭过的样子。

闯了祸的孩子得到的自然是家人的一顿好揍和禁令,而首当其冲的便是山治。

Advertisements

From → zxs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